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井冈山 >
井冈山精神丨海归讲解员的红色基因
发布日期:2021-05-06 11:43   来源:未知   阅读:

  1989年生于井冈山的毛浩夫,也有着与生俱来的红色基因。他的先辈中有人为革命流血牺牲,祖父毛秉华是原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馆长、“井冈山精神第一宣讲人”,父亲毛汝亭则在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工作了大半辈子。

  27岁那年,受到祖父事迹的感召,毛浩夫做了人生最重要的一个决定:回到井冈山,做一名红色讲解员。这名曾留学英国、学习金融的“80”后小伙,放弃了所学专业和大城市的高薪工作,接过祖父手中那根传承井冈山精神的接力棒,也找到了自己的毕生使命。

  在井冈山工作四年多,如今的毛浩夫能像祖父当年那般,对井冈山的党史、精神内涵如数家珍,也熟知每一件革命文物背后的故事,成为了井冈山精神的“活字典”。

  两年多前的2018年7月23日,毛秉华去世了,享年90岁。提起祖父,毛浩夫带着一丝心痛道:“爷爷当初是希望能活到今年,亲眼见证中国建党100周年的盛典。”

  毛秉华曾经担任井冈山革命博物馆馆长。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直到逝世前,毛秉华五十年如一日,他宣讲井冈山精神几万场次,听众超过220万人。去世后,他被中央授予“最美奋斗者”荣誉称号。

  毛秉华的事迹材料中如此写到:从伟岸倜傥的壮汉“讲”成了风霜满面的老者,成为当之无愧的“井冈山精神第一宣讲人”……退休后,毛秉华同志本可以轻松地在家颐养天年,同儿孙们共享天伦之乐,但由于长期在井冈山精神宣讲的工作岗位上形成的生活习惯和工作习惯,他仍四处奔走,独自跑江西、湖南、湖北等地,找老红军和红军亲属采访、收集文物,整理大量第一手资料。

  毛浩夫的父亲毛汝亭则长期在江西省委党史研究室工作。对毛浩夫而言,生于红色沃土井冈山,又有着如此深厚的“家学渊源”,红色的种子自然是早早种在了心底。

  “我小时候,祖父、父亲在家里反而很少和我聊他们的工作。”毛浩夫说,尽管从小就听着红军英雄的事迹长大,对那些流传甚广的故事耳熟能详,但对于井冈山的诸多历史细节、对其精神内核,却缺乏更深的认知。

  27岁之前,毛浩夫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井冈山上的一名讲解员。他本科在上海求学,后又前往英国赫尔大学金融系攻读硕士,毕业后回到江西省会南昌,从事金融相关的工作。

  毛浩夫萌生回井冈山做讲解员的想法,始于2016年夏天。那年夏天,毛浩夫回到家乡照顾生病的祖父,也有机会与祖父有更多的接触。已经80多岁的祖父仍然会上井冈山去宣讲,毛浩夫也因此聆听了祖父的“第一堂课”。

  在那堂课上,祖父讲了什么内容,毛浩夫已记不大清;最触动他的,倒是主持人对祖父的介绍:“毛老这一辈子为井冈山红色工程事业、教育事业筹集了社会资金1100万元。”

  “原来爷爷默默做了这么多事情。”毛浩夫说,以前他只知道祖父、父亲都被中央领导亲自接见过,但为什么会被接见,他却不知道,“因为他们的职务并不高”;主持人的寥寥数语,让他一下子全明白了,原来在井冈山工作是如此有意义的事情。

  2017年初,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毛浩夫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回到井冈山,成为了江西干部学院的一名现场教学讲师。

  毛秉华很是兴奋,给孙儿写了一封家书:“浩夫:您愿意回井冈山来同爸爸、爷爷一道学习宣讲井冈山精神,传播红色基因,我非常高兴,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毛浩夫说,在信中,祖父用“您”来称呼他,“在爷爷眼里,关于井冈山的事,都是最神圣的。爷爷生前一定是充满着欣慰,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遗憾的是,2018年,毛秉华因病逝世。悲痛之余,毛浩夫接过祖父肩上的担子,原本“只是想试一试,也没想过会干多久”的毛浩夫,在井冈山一待就是四年多。

  毛浩夫说,他要接力祖父,守望井冈山精神,“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对这份事业的热爱,更加投入去讲好红色故事,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革命事业后继有人。”

  毛浩夫提到,在如今的井冈山,还有一些与他同龄且具高学历的讲解员,正如当年革命时期的井冈山上,除了工人、农民,也有众多高知识分子。

  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教授孙伟撰文道,井冈山斗争时期,还有着一大批留学生、大学生、师范生,以及许多豪门子弟,“他们之所以在井冈山坚持战斗,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心中始终怀揣着改变国家和民族命运的崇高理想。可见,坚定不移的理想信念是井冈山精神的灵魂。”

  井冈山革命博物馆收藏着大量革命文物,令毛浩夫印象最为深刻的,是1922年陈毅安烈士写给未婚妻李志强的一张新年贺卡:

  “May happiness be with you throughout the New Year。”

  贺卡上的英文祝福语以花体书法写就,毛浩夫说,“这封英文情书,让我眼前一亮。”那时候,毛浩夫刚回井冈山不久,他对陈毅安烈士的了解,还停留在“红军的一员虎将”,但这份英文贺卡,却令他看到陈毅安烈士“摩登、浪漫”的一面。

  博物馆中还珍藏着陈毅安烈士1927年上井冈山时写给未婚妻的另一封信:“好久没有同你通信了,不知近况若何了?挂念得很!……我天天跑路,钱也没有用,衣也没有穿,但是精神非常愉快,较之从前优美生活的时代好多了。因为是自由的,绝不受任何压迫。”

  泛黄的纸张中自有那代人的深情,穿透岁月仍旧闪亮。革命文物背后的故事,不断刷新着毛浩夫对井冈山历史、精神的认知。说起这些炮火轰鸣的战场上写下的情书,毛浩夫说,战士们的心,也有一处最柔软的地方留给爱人。

  这也让毛浩夫意识到,在井冈山做一名讲解员,绝非简单、生硬地陈述历史,而是要还原历史背后的人性和温情。

  那张英文贺卡,还令毛浩夫感受到,陈毅安烈士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身为“海归”的他从这张贺卡出发,去了解当年的历史,方知早在90年前的井冈山,“海归”已不稀罕,除了曾留学海外的党和红军领导骨干,还有不少国内名牌大学的学生来到这里闹革命。

  其中,熟习英文的陈毅安,出生于湖南湘阴一个乡村教师家庭,1920年考入湖南省立甲种工业学校,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陈毅安参加了秋收起义,后随部到井冈山,任工农革命军第1师1团连长、营长,参加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30年,陈毅安壮烈牺牲,年仅25岁。

  “这样一位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他自己是有选择权的。哪怕在当时,他也可以去上海之类的大城市,但他却选择了上井冈山、闹革命。”这令毛浩夫颇为触动,“当时的井冈山什么条件呢?人口不满两千,产谷不满万担。”

  毛浩夫说,陈毅安烈士当年能够放弃那么多,选择井冈山,“这对于当下的年轻人,也是有借鉴意义的。现代人天天说‘选择权’,陈毅安烈士的选择,让我们看到了90多年前的年轻人的一种担当。”

  对历史了解愈深,带来的震撼亦愈多。毛浩夫说,在井冈山的时间越久,便越坚定了他留在井冈山、传承红色文化的信念,而他也收获了越来越多的信仰和热爱。

  “正如爷爷写给我的信中说的那样:宣传别人与改造自己相结合……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对井冈山精神做到真学、真信、真用。这是一辈子的事情。”毛浩夫说。

  “爷爷一辈子都在守望井冈山精神,告慰他最好的方式,就是让井冈山精神的火种生生不息。”如今的毛浩夫,是“毛秉华工作室”的负责人,在他看来,需要创新讲解形式,用更易于年轻人接受的方式,来传播井冈山的红色历史和精神。

  例如,在展示形式方面,老一辈讲解员多使用授课式、讲座式的方法进行一对多的讲演,而现在的讲解员多使用体验教学、现场教学、互动教学、访谈教学或情景演出的方式,结合多样化教学手段和多媒体技术的运用,带领学员穿越时空、感受历史,从而对井冈山的红色历史有更深入的了解。

  “学员们来到井冈山听文物背后的故事时,确实会感动,但这种情感很容易在离开之后被淡化。所以在内容传递方面,我们需要有更多现实的思考。”毛浩夫介绍,于是实施“互联网+”计划成为了新一代宣讲的必选项,例如,制作短视频、进行新媒体平台推广、打造井冈山虚拟红色人物IP来讲述红色故事等。

  讲解形式不断推陈出新的同时,令他不断思考和学习的,还有包括祖父毛秉华在内老一辈讲解员为了传承红色文化、用双脚丈量历史的事迹。

  毛浩夫说,他到井冈山做讲解员后,为了让他更深入地了解井冈山当地的实际,祖父在生命最后的岁月里,经常带着他去井冈山各个乡镇进行调研,让他更加深入地了解红色故事、领悟井冈山精神,祖父将孙儿当成自己的接班人,“那段时间,爷爷常说,时不我待。”

  毛浩夫说,上世纪80年代末,祖父到北京拜访了开国上将李聚奎,“那次拜访时,李聚奎将军对爷爷说,当年,彭德怀元帅一直记挂着一个人,就是井冈山斗争时期牺牲的贺国中烈士,希望能够找到一张贺国中烈士的照片,留存于世。李聚奎将军没有完成这件事,他希望我也要能够跑一趟,找到贺国中烈士的照片。”

  贺国中曾与彭德怀等同志一起发动武装起义,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任红五军军党委委员兼第十三师第七团党代表,是红五军重要的指挥员之一。1928年11月,贺国中随彭德怀等率红五军主力在井冈山与、朱德领导的红四军胜利会师。1929年,贺国中壮烈牺牲,年仅23岁。

  毛秉华接受了李聚奎将军的委托。他跑到了贺国中烈士湖南老家,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了烈士遗孤贺松云。表明来意后,贺松云从家里阁楼的墙缝中取出一只木盒;翻开油布,他将一张早已褪色、但图像依旧清晰的照片递给了毛秉华。

  毛秉华将照片带到北京。此时,年老的李聚奎将军住进了医院,病床上的李聚奎将军双手抱着照片,沉默了许久,问毛秉华:“贺国中还有没有后代啊?”当得知贺国中烈士的儿子贺松云是林场退休工人、孙子贺兆恒是煤矿劳动模范,曾孙贺灿是三好学生时,李聚奎激动得热泪盈眶:“后继有人啦,后继有人!”

  如今,贺国中烈士的照片就陈列在井冈山博物馆;毛浩夫也一遍遍向媒体、访客、学员讲述这个从祖父那里听来的故事,在他看来,这就是一种传承。

  “每一件革命文物,背后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毛浩夫说,很多珍贵的革命文物从表面上看,可能就只是一张照片、一个背包,保护革命文物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守护文物背后的故事。

  目前,毛浩夫负责的“毛秉华工作室”正在研发一堂名叫“旧物初心”的新课程,旨在将革命文物引入室内教学,让学员聆听文物背后的故事,“我们希望通过革命文物,提供一个以小见大的窗口,让现在的人们感受到90多年前人的初心。”

  • 新华社,新华网,江西,赣,江西新闻,电视剧,电影,股票,房产,乡村振兴,旅游,度假,省内游,周边游,亲子游,全家游,农家乐,踏青,避堵,交通,红色旅游,庐山,井冈山,龙虎山,婺源,明月山,梅岭,瑞金,仙女湖,三爪仑,篁岭,高温,端午节,游泳,防溺水,人才,高考,中考,住房公积金,房价,长江经济带,冷空气,脐橙,蜜桔,双十一,双十二,网购,买买买,扫黑除恶,候鸟。立冬,冬至,绿博会,VR,AR,2018世界VR产业大会,火锅,淘宝,天猫,景德镇瓷博会